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威尼斯网上手机官网[入口]

布什(Bush卡塔尔(قطر‎推却,美利坚合众国国会与克Rim林宫在伊拉克主题材料上的竞赛

2020-03-14 21:05栏目:威尼斯政治
TAG:

[美国白宫网站2008年1月2日报道] 2007年12月28日,美国总统布什发布了“不批准的备忘录”,动用宪法赋予的“搁置否决权”否决了国会提交的H.R. 1585《200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布什在备忘录中说,该法危及伊拉克重建工作的数十亿美元资产以及损害了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商业利益。伊拉克的经济重建是美国政府的高度优先政策,该法案的1083条对这些主要目标构成威胁,该条提出要冻结在美国的伊拉克资产。布什表示,他还对该法中与情报事务相关的1079条持有异议。 布什表示,他已经将法案退给众议院,如果国会对1083条做出修改,他就将签署该法案使之成为正式法律。

美国国会与白宫在伊拉克问题上的主要分歧民主党主导的新一届国会与布什当局在伊拉克问题上的主要分歧是:发动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是否变得更安全了?”但是,当初支持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民主党完全被伊拉克的严酷现实震醒了,终于认识到发动伊拉克战争是错误的,再也不能忍受布什当局在伊拉克问题上的误导性宣传、牛仔作风和鸵鸟政策。参议院新任多数党领袖里德多次毫不留情地批评布什的伊拉克政策,他在4月 19日说:“美国在伊拉克的战争已经失败,布什总统向伊拉克增兵的计划根本没有取得成效,布什必须认识到,只有通过政治、外交和经济手段才能赢得伊拉克战争。

民主党;布什;伊拉克战争;伊拉克问题;美国国会;伊拉克撤军;白宫;美军;当局;法案

郑保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

自从2007年1月民主党全面主导美国国会以来,美国府会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双方在伊拉克问题上的矛盾不断激化。

国会与白宫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斗争态势

2007年3月23日,美国众议院以218票对212票通过了一项包含要求政府在2008年8月31日前撤出驻伊美军的伊拉克战争拨款法案,此举标志着美国国会在伊拉克问题上与白宫摊牌的序幕正式拉开。3月27日,美国参议院以50票对48票的微弱多数也通过了一项包含要求在2008年3月31日前从伊拉克撤军的类似法案。4月23日晚,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拨款委员会就拨款法案统一文本达成一致。根据该法案,国会同意增拨1242亿美元用于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但要求政府最迟于今年10月1日开始从伊拉克撤军,并于2008年4月1日前撤出大部分作战部队。4月25日,美国众议院以218票对208票的表决结果通过这一法案,并规定:如果国防部不能证明伊拉克在解除武装人员的武装、遏制宗派暴力冲突和消除政治派别分歧等方面取得进步,政府应于2007年7月1日开始撤军。第二天,美国参议院以51票对46票的微小优势也通过了该法案。5月1日,美国总统布什如他此前一再表示的那样断然否决了这个法案。5月2日,美国众议院以220票对203票的表决结果未能以2/3的多数推翻布什的否决。5月中旬,美国国会终于通过了不包含美军撤军时间表但包含对伊拉克政府的18项要求的新的对伊战争拨款法案。但国会没有就此罢休。8月中旬,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莱文要求布什当局尽快从伊拉克撤军,并且得到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沃纳的支持。9月14日,白宫根据4天前驻伊美军最高司令彼德雷乌斯和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克罗克在国会的证词,向国会提交了第二份关于伊拉克政治、安全形势的报告,认为伊拉克政府已达到国会规定的18项要求中的9项,另外7项也取得进展,只有2项无法评估。9月13日,布什宣布2007年圣诞节前从伊拉克撤军5700人,2008年7月底前再撤军21500人。目前,已经有2200名美军从伊拉克撤走。白宫的部分撤军计划表明它打算向国会作有限让步,但是国会对此强烈不满。参议院外委会主席拜登指责布什当局玩拖延战术,以把伊拉克烂摊子扔给其后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布什先增后减的撤军计划是对美国人智慧的侮辱。

国会与白宫在伊拉克问题上较量的背景原因

美国国会以不惜与白宫决裂的姿态在外交和军事领域挑战白宫的“权威”与主导权,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的泥坑里越陷越深,最终取胜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二是民主党12年来首次全面控制国会。

2003年3月20日,凭着超过2/3的美国民众支持对伊拉克动武和国会提前半年给动武开了空头支票,布什当局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在联合国安理会拒绝授权的情况下,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美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在20天里实现了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目标。2003年5月1日,布什在林肯号航母上高调宣布美军胜利完成了在伊拉克的使命。然而,任何力量都无法摆脱“物极必反”、“盛极而衰”的历史逻辑的制约。美国在伊拉克好景不长,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反而成了“烫手山芋”。伊拉克战后重建步履维艰,安全形势不断恶化的伊拉克成了人间地狱:政局持续动荡,社会秩序混乱,经济濒临崩溃,教派冲突不断加剧,以至于再争论伊拉克是否陷入内战已经没有意义。面对这种战前未曾预料到的棘手局面,十几万装备精良的驻伊美军不仅毫无办法,反而伤亡越来越惨重,军费也达到天文数字。到2006年底,美军死亡达到3000人,受伤数万人,军费开支超过3000亿美元。尽管如此,作为“9·11”后美国“新帝国”战略的关键一环和布什最重要的外交“遗产”,“改造伊拉克”是美国不能放弃的任务,它只有硬着头皮支撑下去。因此,美国在伊拉克进退维谷已是不争事实。

美国在伊拉克的困境导致美国舆论和民意大逆转。据《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民调,到2006年11月,高达71%的民众不赞成布什当局处理伊拉克战争的方法。目前诸多民调显示了同样结果,这与伊拉克战争前的民意完全相反。另据2006年12月20日皮尤中心公布的调查,约一半美国人认为伊拉克战争会演变为另一场越南战争,只有1/3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实现了在伊拉克的战略目标。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民主党完全改变当初支持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立场,以伊拉克问题作为去年中期选举的竞选主轴,猛烈抨击布什当局的伊拉克政策,因此在强大民意支持下取得了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与此同时,关于伊拉克问题的跨党派小组出台的贝克一汉密尔顿报告也强烈建议布什当局:应该与伊朗、叙利亚等邻国合作,主要以政治、外交手段处理伊拉克问题。但是,布什当局反其道而行之,在继续孤立伊朗和叙利亚的同时,更强调处理伊拉克问题的军事手段,决定向伊拉克增兵约3万。于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更是为了乘势赢得2008年的总统大选,忍无可忍的民主党从2007年年初全面掌控国会开始,不仅在宣传上而且通过立法挑战白宫在伊拉克问题上的主导权,坚决要求政府尽快从伊拉克撤军。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威尼斯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布什(Bush卡塔尔(قطر‎推却,美利坚合众国国会与克Rim林宫在伊拉克主题材料上的竞赛